标王 热搜: 保姆  带宝宝  阿姨  住家保姆  钟点工  上海  厨师阿姨  高中文化  大专  双胞胎 
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推荐 > 残疾小伙单腿骑行征服新藏线 自言不向命运低头

    残疾小伙单腿骑行征服新藏线 自言不向命运低头

    2017-10-2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上海e家家政网

      残疾小伙单腿骑行征服新藏线

      4年累计行程达24000公里;获“新藏勇士”称号,自言不向命运低头

      单腿骑行在新藏线上的孙有志。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

    单腿骑行在新藏线上的孙有志。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

      24000公里,是自行车码表上的读数;4300米,是脚下这片土地的海拔。截至昨日,28岁的河南小伙孙有志,已经在路上持续骑行19天。

      国庆节当天,孙有志从河南新乡动身,一人、一车,沿着新藏公路朝着拉萨一路前行,10月17日还被授予了“新藏勇士”名称。而在入藏的骑行者中,孙有志显得与众不同,他的自行车踏板上有一个锁扣,将右脚固定带动单车前进,左腿的裤管,空空荡荡。

      孙有志是一名残疾人,他用一条腿征服新藏线。2009年,仍是一名医学生的孙有志遭遇一场车祸,从此失去左腿。此后多年,他备受求职碰壁、自卑的困扰,直到2013年,在一名残疾运动员的影响下接触自行车骑行,从此成为一名“行者”。骑行中,孙有志认识了后来的妻子,还拥有了自己的事业。孙有志告诉新京报记者,征服远方是一种信仰,即使只有一条腿,也不会向命运低头。

      日行百公里 征服新藏线

      “距离新藏线终点,还有不到2000公里。”10月19日,午后高原的阳光下,视频画面中的孙有志戴上头盔,右脚伸进踏板的锁扣,轻身一跃,骑行上路。

      这是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狮泉河,海拔4300米,风大、氧气稀薄。在接收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说不到几句话,孙有志就有些气喘吁吁。他深呼吸一口,调整坐姿:“今天的打算是70公里,不然就找不到适合的住宿点。”

      从10月1日出发算起,孙有志保持着天天均匀100公里的骑行进度。高原的日晒和空气,都在向身体发出挑衅,孙有志说自己“不怕”。呼呼作响的风声中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此行目的就是锤炼意志,为了增加难度,他特意没有佩带假肢,只在裤脚打了个结,揣了几件换洗衣物就上路。

      新藏公路,北起叶城,南抵拉孜,全程平均海拔4500米,沿途需翻越5000米以上深谷5座、冰山口16个、冰河44条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艰难公路,原为汽车兵进藏道路,天然前提恶劣。征服新藏线,是孙有志的心愿之一。

      一路上,孙有志保持白天骑行,晚上睡大通铺的节奏。高原戈壁很少见到旅店,他必需每天盘算城镇的位置,再支配当天的进度。饿了,就随意应付一些便利面、馒头咸菜,一天的骑行下来,挤上五六十元一晚的土炕睡去,第二天再顶着大风出发。

      长途骑行,对身心都是考验,孙有志告诉新京报记者,十几天来,孤单经常让自己备受煎熬,但每当达到一个新的地标,那种战胜自我的造诣感,又会霎时冲淡所有压力。孙有志认为,这就是骑行最美好之处。

      这不是孙有志的第一次长途骑行,去年,他曾从成都出发,骑行3000公里,翻越21座大山,到达珠峰大本营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,孙有志第一次完全依靠单腿骑行,他方案用一个月时间完成新藏线骑行,然后告诉自己“我能行”。

      10月17日,孙有志取得由阿里地域旅游发展委员会颁发的《新藏骑行证书》,并被授予“新藏勇士”称号。

     阿里地区旅游发展委员会授予孙有志“新藏勇士”称号。 阿里地区旅游发展委员会授予孙有志“新藏勇士”称号。

      车祸失左腿 骑车为“自救”

      回忆起来,孙有志感到,是骑行“救”了自己。

      孙有志来自河南辉县,2009年3月,刚刚进入山东一所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读书的他,遭遇一场车祸。从病床上醒来后的孙有志发现,自己永远失去了左腿。

      读书、毕业,当一名医生然后娶妻生子,这是孙有志对未来生活的计划,但车祸改变了一切。他曾经很喜欢篮球,现在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。

      那是孙有志性命中,最黑暗的一段时间,那一年,他20岁。病床上的孙有志,情感极度不稳定,觉得“活着没有意思”,一度试图拔掉身上的管子“一了百了”。在老师和同窗的辅助下,孙有志接受了现实,休学一年后回到校园,并且于2013年顺利毕业。

      打击接踵而至。毕业那年,因为身材原因,孙有志的求职到处碰壁。那段时间,孙有志心情郁闷,于是买了一张前往漠河的火车票,要到中国的最北端散散心。

      这一次旅行,翻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孙有志突然发现,只管只有一条腿,自己依然可以像正凡人一样去征服远方的景致。从此之后,他的人生恍然大悟。尔后的一年间,孙有志游历黑龙江、新疆,徒步登上泰山,还去云南支教。回到故乡的孙有志像变了一个人,不再整天埋怨,而是重新燃起了斗志,“别人能做的,我也能做”。

      在云南支教期间,孙有志认识了一名残疾自行车运动员,在他的影响下,开端尝试骑行。2013年9月份,孙有志用此前摆地摊挣的3000元钱,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。之后他一直骑着这辆车,目前累计行程已到达24000公里。

      时至今日,提及训练骑车的日子,孙有志还有些心有余悸。看似简略的起步、转弯、前进,对于只有一条腿的孙有志来说都艰苦重重,假肢摩擦带来的疼痛刻骨铭心。“我还年青,不能就这么被战胜了。”孙有志说,自己咬着牙训练半年,才可能适应远距离骑行。

      征服自我 “骑行是一种信仰”

      自觉“练车胜利”的孙有志,急不可待地想要证明自己。2014年2月25日,他在微博上发布一条消息,招募从郑州到海口的骑行同伴。一个名叫“小米”的郑州网友响应。

      2012年,孙有志在河南新乡市中心医院实习时,小米曾是他的病人,两人相互留了接洽方式,但并不熟络。2月28日,孙有志从新乡出发,并于3月1日抵达郑州与小米汇合。

      此后的一个多月,两人历经日晒、雨淋、爆胎、丢车,穿梭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,行程2000多公里,到达海口。这是孙有志第一次长途骑行,一路上,小米对他非常照顾,还主动把孙有志的行李放到自己车上。

      两人的情感也迅速升温。2014年11月,孙有志与小米组成家庭,一年多后,两人的女儿诞生。孙有志说,这是骑行带给自己最大的惊喜。

      2015年初,在亲朋赞助下,孙有志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开了一家客栈。一年后,他又与朋友合伙,在海口盘下一家客栈,成了一名“老板”。

      骑行时风擦过耳旁的感到,让孙有志一直难以割舍。2016年7月,通过网络招募,孙有志拉起一支20余人的队伍,从成都出发,目标地是珠峰大本营。

      那次骑行,孙有志回想起来,脑海中全是“逆风、爬坡”,还遇到了塌方,一些路段只能下车推行,并且要时刻坚持小心,很多队友中途退出。浩浩大荡出发,最后只剩三个人仍在骑行。最后一天,从乌拉山下来后,距离终点还有50公里,全程上坡并且逆风。一行三人身上全体的食品,只有一罐红牛,三人分着喝完,一鼓作气,终极于8月6日下午,到达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。

      一年后,孙有志又出发了。10月13日,在经过红土达坂路段时,孙有志遇上了一段长达90公里的上坡路,一路逆风,海拔超过5000米,骑完这一段,他一连休整了四天。

      昨日,在路上的孙有志告知新京报记者,三年的骑行生活,已经转变了本人许多。孙有志说,自己一度以为骑行能够“向别人证明我能行”,而在历经两万多公里的磨砺后,他才意识到眼前所做的一切,更是为了征服自我,“骑行是一种信仰,哪怕只有一条腿,也不容易向运气低头。”

    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王煜

上一篇:辅警下班与妻逛街碰上嫌疑人 妻打掩护助夫擒贼
下一篇:“抓娃娃”神人最快10秒抓个娃娃 很多人想拜师

 
更多»行业新闻
更多»保姆知识
   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企业 | 个人招聘 | 保姆服务 | 公司招聘 | 行业新闻 | 公司推荐 | 服务分类 | 保姆知识 | 星级员工 | 职业培训 | 保姆百事通 | 联系我们 |